玩赛记:河南信阳鸡公山山马跑马看山不喜平


更新时间: 2019-08-10

  【文/搜狐户外 耿直】“文似看山不喜平,若如井田方石,有何可观?惟壑谷幽深,峰峦起伏,乃令游者赏心悦目,或绝崖飞瀑,动魄惊心,山水既然,文章正尔。”这是清代著名文人袁枚先生讲作文之道,袁枚一生的生活轨迹都在江浙一带,当时人称“南袁北纪”北纪就是被满屏幕的清朝辫子戏炒的火热的大学士纪晓岚,金庸先生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可能也借鉴于此。

  现在看来,袁枚先生说不定也是一位户外爱好者,不亲历壑谷幽深、峰峦起伏、绝崖飞瀑很难有这样的一番见解,读书行路是古代文人的基本修养。以前一直有人问我对城市马拉松和山地马拉松的看法,我想老先生这段文似看山不喜平的论述,是对山地马拉松最好的解释。城马我所欲也,山马亦我所欲,二者兼跑,不亦乐乎!

  2019年3月31日上午9:00,我又一次站到中国山地马拉松系列赛鸡公山站的起跑线上。起跑区,被分成了几个方阵,精英组、全程组、半程组、群众参与组。和我熟识的一位跑友指着我们面前的精英组说“今天的抢钱精英组来的不少,这些人可是精英中的精英”,我一只耳朵听他讲,一只耳朵还听主席台上王勇峰队长的讲话。滴。。。滴。。。几声鸣笛,我身后的半马大军就如洪水一般把我裹挟向前,我还有点蒙,去年流程都是领导走下主席台到起跑点鸣枪,然后嘉宾领跑,今年的起跑仪式简化了!跑了几百米才想起来没开表,身后的半程组、甚至八公里体验组都如洪水一般汹涌而至,我也不得不加快脚步,就像一只被半程组“恶狼”驱赶的“绵羊”。鸡公山山马一开始就是一段长达六公里的盘山公里,春风和煦,吹拂周身,确实有种轻飘飘的感觉,春天真是个跑步的好季节。盘山公路螺旋向上,每次以为到了山顶了,结果还是过了这山还有一山。在三公里处,有人喊我名字,回头一看,是两年前在环阿尼玛卿越野赛上遇到的一朋友,当时我们也是变跑边聊,我还记得她是信阳医院的大夫,她是他们医院唯一的马拉松和越野赛跑者,她能在一片伤膝盖、伤身体的反对声中一直坚持到现在,确实不易。其实在跑道上很容易找到激励自己的人,这位朋友比我年长、工作繁忙且身处反对声中,也能特立独行坚持不懈。有个跑伴,边跑边聊,时间过的快,跑的也轻松了些。

  6KM处赛道离开了盘山公路,进入了鸡公山登山步道。最近几年全国各地修建了很多登山步道,确实为周边群众提供了徒步健身的好去处。前几年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在考察浙江宁海健身步道的时候曾经指示,要制定完善国家登山健身步道规划,规划要做到省、市、县、乡,做到一个一个山头,层层推进,将整个国家登山健身步道系统串联起来,最终要在中国建成百万公里的登山健身步道。鸡公山登山步道应该建成没几年,蜿蜒山中偶尔还能遇到几队徒步者,看到我们,他们纷纷让路加油,我们成了步道上的VIP。在一段五彩山路示范区处,一棵拦路松横在道中,让我想起有些少数民族地区有拦路迎客喝酒的民俗,酒是没得喝,躬身弯腰俯首通过。大概跑到七八公里处,全程、半程分道扬镳,没了聊伴,我也只能孤身前行,这一段赛道很舒服,春草像软绵绵的地毯,踩上去犹如给脚按摩,感叹只有山地马拉松才会有这样的待遇,城市马拉松大都是千篇一律的硬化路。正想多享受会,一抬头,就是下图的这个大坡!仔细看图中这些参赛者的步态,就知道这大坡有多陡!

  好不容易爬完坡,接着又是一段沙土路,负责赛道安全的救护队员还拉起了路绳,陡峭的斜坡上布满了粗粝的沙石,即便是抓地良好的越野跑鞋也有抓不住的时候,我两脚一滑,结结实实摔了一个大屁蹲,救护队员关切的问我摔坏了没有?我说没事,屁股不怕摔,看看手也没有擦伤,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继续下山。

  无限风光在险峰,探春还需再深入,这个季节正是山花烂漫的好时光,55677品特轩香港开奖结,脚底下不敢怠慢,眼睛可以恣意观赏。芫花、山桃花、山杏花、玉兰、二月兰、茶花、油菜花次第开放,移步换景。虽然大腿已经酸胀脚底板也有些不爽,但是我一直在对自己大施精神胜利法,咱参加的可不是苦哈哈的跑步,咱这是赏花探春之旅啊,苦点、累点也值得啊,比如那个芫花,估计没多少人能轻易看到!

  山地马拉松的惯例,不仅跑过开满山花的原野,还连接若干炊烟袅袅的村庄。村子里很多留守的孩子,除了在电视上,估计很少见到这些奔跑的运动员,他们一个个仰着红扑扑的笑脸,或撒丫子跟我一段,或扯着嗓子歇斯底里的狂喊加油,此时我有些许的欣慰,虽然是一个跑渣,但是也带给了孩子们向上的力量,谁不是尘世中的一粒沙,谁不想做个山野间快乐奔跑的孩子呢?

  我一直是个不亏待自己的玩赛者,经过村子我总会寻觅村里小朋友也喜欢的地方——小卖部,来罐啤酒用些许酒精麻痹安抚那些内心中的“反对派”,因为他们经常会反馈这样的意见:“脑子进水了吧,来跑这苦哈哈的比赛”。在农村小卖部买东西是要瞪大眼睛的,我要买“哈尔滨冰爽”,但“部长”老大爷不答应,说那个轮箱卖,硬塞给了一罐酷似青岛啤酒的“青爽啤酒”,呵呵,从徒步时代跨入跑步时代的我这点乡村购物经验还是有的,我曾经在西藏买过“碧雪”在贵州买过“激动”,我对这些包装设计者还是有点佩服的,能把“激”描摹的看起来很像“脉”也是有点功底的。此次,我只希望这罐“青爽”啤酒至少有点啤酒的味道吧,砰!哇!啊!我只喝了一口就赶快找了个垃圾桶扔掉了。花了三块钱,完成了一次乡间商品质量调查,这罐青岛博尔特啤酒厂德州生产的啤酒,估计成本最高的是那个铝罐。

  其实跑山马的诀窍是分散注意力,管它好的坏的,都是体验。脑子里想着“青爽啤酒”“博尔特”“德国啤酒纯净法案”忧国忧民的思考了好久关于产品质量的宏大问题,脑子不闲,脚步不停,嗷的一声火车鸣笛把我从国计民生的忧患中拉回现实!平汉铁路遗存段到了,离终点只有最后的七公里!平汉铁路堪称是清朝的高铁,链接帝都和武汉,开通时主持剪彩仪式的是袁世凯和张之洞,遥想当年这条铁路线上往来的可都是达官显贵、红顶商贾,而如今因为铁路改线,名噪一时的南北大通道却像一条死翘翘的草蛇,两条锈迹斑斑的铁轨和若干黑魆魆的枕木蜿蜒向前,最后淹没于荒草乱石间!

  正是因为平汉铁路的便利,让身处火炉武汉的达官显贵发现了鸡公山这座绝佳的避暑胜地,二十世纪初的民国年代鸡公山掀起了第一轮的旅游地产开发热,很多达官显贵竞相在鸡公山买地建别墅。今天鸡公山各个山头、山咀、山腰、遗存着大量中西各式的楼阁、因山作势,既有尖顶的教堂式建筑,又有玲珑小巧的别墅,布局自然,优雅清静,结构姿态,各不相同。“桃源真有新天地,十里风飘九国旗”是当时的真实写照,素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称。目前遗存1900年至1949年间中、美、英、俄、日、德、法、瑞典、挪威、丹麦等国风格各异的近代建筑及其构筑物212处,其中比较知名的有宋美龄跳过舞的“美龄舞厅”,袁世凯侄孙袁英修的“姊妹楼”、还有美国大楼、俄国大楼、瑞典大楼等。

  跑过正在打造“穿越百年平汉铁路”的复古铁路小镇,来到38KM处的山脚下。河南人民热情好客早有耳闻,为了款待大老远的全程参赛者,免费赠送了价值67元的鸡公山旅游观光,最后的4KM赛段垂直上升600米,从山脚的景区入口一直到别墅林立“万国建筑博览会”的报晓峰!4000米上升600米,对数据敏感且体验过一次的我,在山脚下其实我就有点发憷的,想起去年在山下我把一根登山杖送给了一位背靠背参赛的朋友,完赛后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说谢谢啊!如果没有这根杖我可能就被关门了!明知山有虎,也向虎山行,退缩是没用的,最后的“甜点”是一定要吃完的,记不清爬过多少台阶,也记不得停下休息了多少次,我只记得1小时10分钟后,我终于完成了这磨人的4KM,走过终点线,我对内心的“反对派们”默念: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六合宝典| 香港开彩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www.300799.com| 香港正版挂牌| 59875神码堂| 金光佛论坛111153| 报码| 118图库开奖结果24码| 小鱼儿| 手机自动报码开奖现场| 金光佛论坛|